Clubhouse:離你最近的薩雷姆

已知 A 是個 iPhone 使用者,在公司裡是個基層員工,從未被老闆指派到國外出差。
在一周之後,他開始前往各大演講場地,在台下聽著世界級名人之間的交流對話。

試問事件發生的過程。


Clubhouse,Clubhouse,Clubhouse。這一周吵得太兇了。這到底是什麼玩意兒?

我想會進來看這篇文章的人大概都稍知一二了。如果你不知道的話,維基補給你一下:

Clubhouse is an invitation-only audio-chat social networking app launched in 2020 by software developers Alpha Exploration Co. As of December 2020, it was valued at nearly $100 million. On January 21, 2021, the valuation hit one billion US Dollars.

Clubhouse 是一個只能經過邀請才能加入語音聊天型社交程式,由 Alpha Exploration 公司裡的軟體工程師在 2020 年推出。在 2020 年十二月時,這個程式預估有一億美元的價值。在 2021 年一月二十一日,它的價值突破十億美元。

Clubhouse features a wide variety of clubs and virtual rooms with conversations on diverse topics, talk shows, music, networking, dating, performances, political discussions, and more. The app is also known for its celebrity users, with members like Drake, Kevin Hart and Tiffany Haddish hosting virtual conversations on Clubhouse.

Clubhouse 擁有許多不同的俱樂部以及虛擬聊天室,其中的交流對話包括各種主題,像是脫口秀、音樂、社群、約會、表演、政治議題討論等等。這個程式也因名人使用者而聞名,如  Drake,Kevin Hart 和 Tiffany Haddish 在 Clubhouse 主持各種線上交流。

Wikipedia

簡單來說,Clubhouse 有以下重要特點:

  • 你需要被已經在 Clubhouse 裡的人邀請才能進入 Clubhouse。詳細規則之後會提及。
  • 這個程式只限 ios 用戶
  • 這個程式裡面只有聲音。唯一的照片是你的大頭照。
  • 主持人、講者、聽眾三種身分。
  • 主持人開房間,進來的這個房間的都會是聽眾。聽眾沒有發言權,但講者有。
  • 主持人可以把聽眾變成講者,也可以把講者變成聽眾。此聽眾可以接受主持人的邀請,也可以拒絕。
  • 主持人也可以把聽眾、講者變成主持人。
  • 任何人都可以擅自離開房間。如果主持人離開房間,則房間將會消失。

接下來開始說說這一周發生了什麼事,以及我的心得與看法。


這一周讓我感到非常焦慮。在周一之前,這場騷動開始獲得了我的注意,而過了兩、三天,討論逐漸變得愈來愈熱絡,FB、IG 開始出現各種關於 Clubhouse 的文章,各個 YouTuber 也紛紛開房間在程式上聊天。直到我看見志祺七七放出來的開箱影片,我才真正感受到自己也需要進來這個只有聲音的世界。好像進不去就聽會跟這個事件斷線一樣,好像從此資訊就會漏接一大半。

昨天(週四),我花了一整晚的時間,絞盡腦汁進入 Clubhouse。FB、Line 上開始出現各種以獲得邀請碼為目標的社群。根據程式的遊戲規則,被邀請進去之後會有兩個邀請別人的名額,而獲得別人的邀請前需要互相有對方的電話號碼。社群的運作方式通常是,某人擁有邀請碼之後,釋出一個名額給下一位,而下一位在釋出個名額給下下一位,如此形成了邀請碼接力鍊。

除此之外,也有少數人開始做起生意。邀請碼價格不定,有些得私訊賣家,有些則直接說一個 400。至於接力鍊,大多數成效不佳,留言區已經排到第一千多位,但是很明顯的已經在很前面就斷了鍊。當然也有成功的例子。

光是試著進入這些社群,就讓我弄得烏煙瘴氣。入社條件要不是要求很多,就是遲遲等不到審核通過。我一度以為又要有第二層的排擠。在一兩個小時之後,我進去了,看見這些接力鍊,天真的以為會有輪到自己的一天。我又是非常失望。看著這一長串的電話號碼,突然覺悟到自己的帳號跟電話就這樣留在上面,急忙刪掉自己的留言,然後退出群組。我找不到待在裡面,跪求邀請碼的意義了。

週五,已經對著 Clubhouse 抱持幾近放棄的念頭。跟同學抱怨 Clubhouse 真是一個霸凌人的程式,她回我說我為什麼要做這種事呢。對味,為什麼啊?

晚上準備洗澡,在上廁所時,突然看見 FB 上的好友已經進去 Clubhouse,我直接在下面留言,說好想進去。對啊,我真的很想進去。後來我給了他的手機號碼,我進去了。我之後不假思索開了一間房間,然後他進來了,我們兩個人在 Clubhouse 上聊了將近兩個小時,聊這個程式多們的排外、病態,然後最近的生活,朋友的八卦。之後我慢慢探索其他房間的動靜,直到半夜三點。

這就是我從在門外、門內,在進到房間裡的過程。

我就這樣進去了。


對於 Clubhouse,在這一周之內,使用者感受到了什麼?

我們看見台灣各大名人,姑且說他們是某種程度上的 KOL,紛紛在 Clubhouse 開房間,說晚上幾點會在裡面聊聊,大家可以過來聽。這樣子是適當的嗎?我們得想想這些 KOL 平時讓觀眾接收資訊的方式。例如,就 YouTuber 而言,想要觀看他們做出來的影片並不難,你只需要一個可以撥放 YouTube 的裝置(手機、電腦等),網路,一個 Google 帳號,連動到 YouTube 之後就能觀賞。若你打算進一步贊助這些創作者,也會有各種管道,而你通常會獲得比一般的觀眾還要更多的內容。這樣看上去似乎合理,畢竟現今人手一機,就算沒有網路流量,只要在有 Wi-Fi 的地方也能享受影音服務。

但是 Clubhouse 打算跟你玩的規則截然不同。Clubhouse 可以被視為 Podcast 的直播版,也可以說是傳統廣播的互動交流版,照理而言也能算是 YouTuber 產出的內容。然而在 Clubhouse 的聽眾並非真的由金錢決定,而是先把 ios 以外系統排除在外,再刷一層沒有獲得邀請的人。如此,我們不禁想問,這些能夠一聞 YouTuber 們閒聊的聽眾們,為何具備這樣的資格?就另一個角度言,YouTuber 們這樣不顧原先各種不同程度的支持者,而直接順從 Clubhouse 的限制,這樣的作為是合理的嗎?

討論到這邊,我開始好奇 YouTuber 們(以及各種做 Podcast、抖音等在各大社群平台上活躍的創作者們),在 Clubhouse 上開房間的用意為何?我們應該能夠同意 Clubhouse 尚未在台灣普及,若是只在 FB、IG 上說著「希望大家過來閒聊」、「蓋棉被純聊天」、「聊天室就是要拿來聊的啊」、「跟風潮一波」,這是不是對廣大的支持者的某種形式的背叛?

話語霸權。志祺在 2/1 體會到了這點,因為他是台灣最前幾個進入這片聊天室滿地的人。他運用著這股優勢,在 2/2 幫雷姆開慶生會,但是好多人都進不去。後來他在他的 YouTube 頻道上做 Clubhouse 的開箱。

Clubhouse 就從這裡開始帶給你焦慮感。被邀請碼拒於門外的人,眼巴巴地望著那些拿著 iPhone ,進入 Clubhouse 的會員們,聽著那些不知道自己到底想不想要的閒聊。為什麼你進不去?因為你沒有被邀請到。為什麼你沒被邀請?

因為你人際就是差到沒有人想邀請你。是這樣嗎?我可以想想其他辦法吧?我好想進去。

於是乎,在 FB、Line 上,開始出現了拿不到邀請碼的人聚在一起,用盡各種方式拿到那珍貴的東西。你總得付出某些資源的。時間、個資、你的其中一個邀請碼、合作的態度,或是金錢。

Clubhouse 就是薩雷姆。不過,更恐怖的是,它非常非常的貼近你,甚至已經出現在你的周遭。但你進不去。在這一周之後,你知道,在這一段 Clubhouse 在台灣方興未艾的時間,你被排擠了。

週五,我進去了,我終於成為了薩雷姆上的一員。但是,Clubhouse 又是一個什麼樣的環境?


這是什麼樣的地方呢?現在這邊正在做著什麼樣的事情?

當然,那些在之前就有著網路聲量的人,已經紛紛開了房間,跟其餘好幾個你聽過的名字,在裡面閒聊。你又看見上千位聽眾,已經在房間裡默默聽著。他們當然沒有發言權,你充其量就是在這間房間裡湊熱鬧。他們有在說什麼重要的事嗎?當然沒有。有公布什麼重大消息嗎?也沒有。就是主持人和他本來身邊就已經形成的朋友圈的一段閒聊。

我覺得無聊。我離開其他房間,打算探索其他房間。但是,每個房間怎麼都這麼多人?

你發現你完全無法融入其中,因為就目前為止,主持人幾乎不會跟台下的聽眾互動。他們聊他們的,你們聽你們的,你發現到這比他們在 FB、YouTube 上開直播的狀況還糟,因為在這些平台上,你好歹能斗內,讓你的留言變得顯眼。但是在這裡,你只有一個小小的舉手符號,除此之外你沒有任何招數,而且這個招數每個人都會。

於是乎,你充其量就是個走來走去的啞巴。至於那些人數比較少的房間,標題寫著「想聽聽不同的意見」、「互相交流認識新朋友」,你進去之後,發現主持人決定要不要讓你說話的權力似乎更為強大。若是人一多,主持人根本無法 Handle,最終又回到只和自己熟識的人聊天的樣子。

他們真的無法 Handle。我們習慣了以下幾種談話的形式:有的是三五成群,走在路上,彼此聊著新事與心事;有的是千百人的座談會,上面的人聊著自己想聊的事,台下的觀眾只能在問答時間發言;有的則是指有兩個人,面對面說出最私密的事情;有的則是台上只有一個人,像是布道大會幫的演講。但是,Clubhouse 打破了這些限制,它讓你決定究竟想要怎麼樣的對話形式。

在這樣的權力之下,人們當然選擇有限度的封閉,而最讓人舒服的模式,就是跟自己認識的人公開聊天,你想不想聽是你自己的事。反正我們也沒有真的想讓你參與對話。

當然,每個人都能開自己的房間,但是顯然的,如果你在之前的各大平台上沒有聲量的話,沒有人會想進你的房間。你於是乎發現到,在這裡,你的人氣只是被複製過來;在這裡,你沒有辦法真正的翻身。

所以有人開始開了一種房間,叫做「無聲房」,房中每個人都不開麥克風,只看著對方的自介追蹤彼此。說到這裡,你開始懷疑這是否已經完全違背了 Clubhouse 的初衷:只用聲音聊天。使用 Clubhouse 的目的,已經變成了戶追 FB、IG 的地方。我們在這裡認識人,然後回到原始的平台上,繼續做事。說來也正常,畢竟這裡本來就沒有太多可利用的功能,其他地方有聲音有畫面,還有看上去更直接的互動。

就目前為止,Clubhouse 就是這樣的一個程式。你要嘛有著你的專業,在這裡安靜地認識彼此;要嘛用耳朵聽台上的人雜談。你認識到的人,仍然出自於你的選擇,而你的選擇總是請向隅和你同質性高的那一群人,對吧。


最後,我看好 Clubhouse 嗎?

答案其實是肯定的。應該說我相信他真的能讓人以非常便捷的方式聽到更多不同面向的事物。Clubhouse 有個優點,就是主持人並不能把你請出門。身為聽眾,你可以自由自在地聽你想聽的東西,包刮 Elon Musk 的聊天室,某種程度上對於聽眾和主持人之間,彼此的距離被拉地非常非常近。另外,認識你從來都不認為會認識到的,那種你以為彼此完全沒有共通點的人們,在這裡真的完全可行了。在之前,唯一能夠實現這樣的願望的,大概只能出國旅行,或是在 YouTube 上以一種非常奇怪的心態輸入你完全不感興趣的關鍵字,然後一部一部點開影片了吧。

只是,就目前為止,光是能夠進入 Clubhouse 的人就已經被各種奇怪的條件給篩選,而進來的人又急著推銷自己,那些圈子擺明只是從外面搬進 Clubhouse 裡。不論之後的發展為何,就這一個禮拜而言,我對這個程式,可以說是非常失望。

Clubhouse 的運作機制,配上人際向來的運作模式,這樣的初步結果太讓人失望了。

辛苦了大家。被搞成這樣的大家,真的辛苦了。


順帶一提,如果你想在 Clubhouse 上追蹤我的話,我的名稱是 @6425nick。我不是網紅,也不知道要在上面做什麼。充其量算是路人。或許之後會亂開房間,看看有誰會進來。

*備註:如果你想要分享或是轉載這篇文章的話,非常歡迎。不過,若是要擷取本文中的文字,並放進自己的文章,或是需要做點修改,希望你可以知會我一聲喔。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